我国迎来春节后首次航天发射——

多年以后,当人们再次谈起2020年2月的这次航天发射,可能还是会从航天人脸上的口罩说起。

2月20日5时7分,长征二号丁运载火箭(以下简称“长二丁”)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成功将4颗新技术试验卫星送入预定轨道。这是2020年春节之后我国首次航天发射,新冠肺炎疫情的来袭,给这次发射任务带来特殊的挑战。

长二丁火箭总设计师洪刚告诉记者,试验队员来自五湖四海,来自多家协同单位,为确保安全,试验队对进场人员提出严格的管控要求,及时调整人员,分批实施人员进场。

此次发射的4颗新技术试验卫星中,F星由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五院所属航天东方红卫星有限公司抓总研制。过完大年三十,这颗卫星的调度员赵硕,就进入了防护焦虑循环模式:“咱们除了戴口罩还能怎么做?”“我要不要戴个护目镜?”“护目镜搞不定,戴个太阳镜会不会好一些?”

任务一线同样也是战“疫”前线。试验队每天对队员的健康状况进行监测,工作出入必须测量体温,并按时对试验、生活场所进行消毒;同时删繁就简优化任务工作,各类会议均改为视频会议,三餐饮食,则分发至宿舍就餐。

1月7日,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八院长二丁试验队在太原执行2020年首发任务后,即转战西昌,开始筹备又一次的全新挑战。但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原有的计划安排。

捐赠渠道则包括红十字会、慈善总会、光彩事业基金会、防控指挥部、各级政府及直接免费发放群众等。(完)

荣为君去找村长和村里人商量,后者听说是航天人要去西昌发射中心执行任务,表示理解和支持。村里人为他挖开了路,他本人得以及时返回岗位。

长二丁此发任务遥测指挥荣为君是江西人。他所在的村子,对这次疫情的响应非常迅速和坚决,早早地就用大石块封堵了村里通往外界的唯一公路。

此前,云南省工商联、云南省光彩会向云南省工商联系统、商协会、民营企业发出了“关于团结一心汇聚力量助力打赢疫情防控战役的倡议”,云南民企纷纷积极响应并行动起来。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月10日中午,云南省工商联系统企业、商会和个人捐款捐物金额达13247.3269万元,其中现金7897.1407万元,物资5350.1862万元。捐赠的物资主要包括:各类口罩261.610万个,防护服7458套、护目镜8895个、手套175640双、体温计(枪)3395个、消毒液(含84消毒液、消毒酒精等)244.099吨、各类药品783.6846万元、保健品1639.58万元、其他(含慰问食品、蔬菜等)1155.238万元。

洪刚说,战“疫”前线和航天发射场,医护人员和航天科研人员踏上了不同的战场。但他们有着同样的使命,那就是全力以赴,夺取战役的胜利。

队友们开玩笑说,让他申报出京需要隔离,就不用去发射场了。赵硕却认真起来:“发射场是必须要去的,关键还是咱们怎么防护。”这种又害怕又“偏向虎山行”的“胆小”,成了不少年轻航天人内心活动的真实写照。

1月30日,大年初六,长二丁团队一行23人戴着口罩,踏上了赴西昌执行任务的征程。面对往日熙熙攘攘的机场,洪刚感慨万分:“如何组织好任务,防控好疫情,确保两不误、双胜利,确实感到任务重、责任大。我们必须小心谨慎、严防死守地抵抗疫情,确保所有试验队员都健健康康的。同时也必须全力以赴地投入任务中去,确保圆满。”

“我从没像现在这样关爱过自己。”试验队员廖开勇半开玩笑地说。事实上,每个试验队员都在尽自己所能地和疫情战斗,戴口罩、勤洗手,锻炼身体、提高抵抗力,认真对待每一次试验,确保每项工作一次做完,一次做好。

“插拔脱插”是发射场工作的关键步骤之一。试验队员杨磊为了确保完成任务,在联合总检查的过程中演练了一遍又一遍。由于发射塔架的操作间过于狭小,不满足防疫期间人与人一米的间隔要求,杨磊主动提出在操作间外待命。严冬的塔架上寒风刺骨,他裹紧羽绒服,探半个身子到整流罩内操作。

长二丁测发控系统技术负责人赵玲玲举了一个例子:试验队一直有班前会和班后会的制度。为了防控疫情,他们选择在室外操场上召开圆圈会议,大家佩戴口罩间隔一米以上,再后来,他们转而使用视频会议的方式布置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