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为市民在福州一商场美食街内用餐。吕明 摄

很多人因此尝试起了便利的网购,电商时代自此而始。

走到武汉边上的时候,他找到了一座桥,过了桥就是武汉。但桥也被土堆堵住了,而且还设了卡,有个大叔戴着口罩,坐在一个小板凳上,在桥边守着,身旁还有一架很大的推土机。

他着急的是两件事情。

过卡的时候,大叔让他量体温,登记身份证,李丰杰都一一照办了,离开的时候那个大叔和他说,你现在能进去,但进去了武汉可就不能出来了。

当时口罩还没有那么难买到。

她指出,曼哈顿地区检察官办公室在审判期间编造了一个“险恶故事”,把他描述成为怪物,而提控人则是无辜的被动受害者。可是,检方根本没有证据证明这一点。

但他一次都没停下来过。

2003年,大家也是不出门,一天中的绝大部分时间,藏在“家”这个与世隔绝的碉堡里。

而在十七年后,时代的主角已经换成了移动互联网,但技术仍然是抵御疫情,解决我们生活需求的重要途径。

但是李丰杰很重视,他的原话是“作为外卖小哥,我们送餐要对顾客负责,对商家负责,对外卖负责”,外卖小哥的健康确实是很要命的问题。

家里虽然安全,但每个人也都成为了一座座无法与外界交换物资的“孤岛”。

图为市民在福州一商场美食街内用餐。吕明 摄

说服了父母以后,李丰杰就踏上了走回武汉的路。

刚开始的时候道路两旁都是空空的稻田,极远处才能看到村庄。再往前走,就连村庄也看不到了,目光所及之处,没有任何人造的建筑。

回到武汉后的第三天,李丰杰就开始继续接单了,此时他的小组里只剩下了七个人。

到了临近春节的时候,口罩已经需要排队买了,还不一定能买到。还好他的领导出面,安排了他们这些基层外卖小哥去指定地方领口罩,基本的防护设备才没有出现问题。

第二是疫情这么紧急,他组里还有十多个队员在武汉上班,他作为组长,应该和他们一起抵御疫情。

从孝感走到武汉要走十小时,五十公里,如果一切顺利,他还能在武汉吃到晚饭。

正月初一,他早早起床,吃过早餐就出发了,身上只带了手机和一瓶水,路上没有任何吃的。

他在大年初一走了五十公里,也不过是为了能够陪在武汉身边,等待那个平常的,但又充满人间烟火的武汉城。

他计划得很紧凑,陪父母过完年三十,初一就赶回武汉上班。没想到他刚到孝感,当天晚上武汉的高速路口和国道就都被封了。

他给小区送,也给医院送,一切好像和平时没什么区别,只有空空荡荡的大街让他很不习惯。

启程的时候刚刚早上七点,天还蒙蒙亮着,他一个人走在国道上。

罗汤诺说,“在整个故事中,他们创造了另一个世界,完全剥夺了成年女性的常识、自主权和责任感。在那个世界,女性参加派对……寻求事业上的帮助,均毋须承担任何责任。”她请陪审团不要屈服于公众压力,而应关注案件的事实。

前半段路李丰杰一直顺着国道走,后面为了节约时间,他开始在田间穿梭。其实他对步行去武汉的路也不熟悉,只知道一个方向,他就朝着那个方向,哪里能走就走哪里,绕了不少冤枉路。

图为市民在福州一商场美食街内用餐。吕明 摄

李丰杰是在腊月二十九那天回孝感的,他先去了长途客运站,但是客车已经停运了,他就搭了表哥的便车。

没有车,他还有两只脚。

那段时间事情的重要性在提高——李丰杰路过药店的时候,几次看到很多人堵在药店门口,有些小区也逐渐不让进人了。

但肺炎从传闻到对生活造成影响,他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2003年。

李丰杰第一次听说肺炎的事情,是在去年12月底,那个时候还只有几个似真似假的本地传闻。

意识到事情不对以后,开始有人提前回家,从1月12日到1月19日,李丰杰他们组里的人走掉了大半。

走到后面,有些路被土堆隔断了,他就从土堆上爬过去。

知道李丰杰回不了武汉以后,他父母反倒松了一口气,劝他在家安心呆着,工作有别人做,不缺他一个人。

3月17日,市民在福州一商场美食街内用餐。福州餐饮企业陆续恢复堂食,商场规定恢复堂食的餐厅许一人一桌用餐,并进行体温检测。

李丰杰心里想,怎么这段路一个人都没有,想着想着,忽然发现自己的两条腿其实已经麻木得不行了,但他也不愿意停下来休息,一方面是要赶在天黑前进武汉,一方面是他怕自己一停下来,就没力气再往前走了。

图为市民在福州一商场美食街内用餐。吕明 摄

这可能是属于一代人的共同记忆。

归根结底,他觉得自己必须得回武汉,就算客车停了,高速封了,他也得回去。

有一长段路完全看不到一个人,因为封路的原因,也没有过往的车辆。

最后到洪山区南湖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六点半了,他给自己煮了一碗面条,算是对十几个小时辛苦的犒劳。

他在路上遇到过几个人,都戴着口罩,行色匆匆,有离开武汉方向的,也有往武汉去的方向的,李丰杰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但也没有兴趣叫住他们攀谈。

李丰杰是96年的,17年前的时候他才7岁,给他留下的印象其实不深。

李丰杰很想念那个人来人往,车水马龙的武汉。

后来李丰杰回想起来,其实是有预兆的,先是长途客车停运,再是下高速的时候有工作人员给量体温,只是那个时候没有留意这些细节。

第一是医院里的医生护士肯定都忙得不可开交,他作为一个外卖小哥,应该及时给他们送上热餐。

在家里的时候,李丰杰抱着手机到处看和武汉有关的新闻,疫情变成了数字,第一次具体地展现在了他的脑海里。

据报道,检察官将于14日进行结案陈词,其后7男5女的陪审团将于18日开始进行商议。

从那个时候起,他就要求组里的每一个人都必须佩戴口罩上班。

新闻上说,全国各地都来了支援队,这让被困在家里的李丰杰心里又感动又着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