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航网 通讯员陈芏霖 报道: 1月31日,华夏航空 G54856 琅勃拉邦=重庆航班于凌晨05:50 在重庆江北国际机场落地,航班上有一批特殊行李。这批行李是由老挝的爱国华侨在当地组织采购的 23.5 万只一次性医用口罩等抗疫物资,将通过重庆市慈善总会分发到沙坪坝区、潼南区和金山医院,将投入到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第一线。

事件回溯到1月30日,华夏航空接到消息:次日有当地华人企业家捐赠的口罩、消毒水等救援物资需要通过公司航班运输。

在当前疫情防控形势严峻的封城情况下,户籍在武汉以外地区的刑满释放人员的安置问题,目前并没有法律明确支持,存在一定的漏洞需要完善,但是实践中,一般情况下,武汉的一些做法是法院与刑满释放人户籍所在地的社区或者派出所协调,双方接力并出具相关手续,将在武汉服刑的人员接回,进行为期14天的医学隔离观察。

如果是一种强制的司法人员护送,她本人没得选择,本人不用承担法律责任。如果她本人具有活动的自由,对护送与否的行为可以选择,即使是司法人员的护送,也要承担法律责任。

2月28日,著名刑辩律师、河南豫龙律师事务所律师付建就黄女士离开武汉的相关法律问题接受了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专访,进行了阐释。

捐赠华侨表示,咱们国家遭受过很多的苦难,多难兴邦,抗疫一线的同胞们所面临的危险是不能替代的,只愿这次浩劫早日结束,让大家重新回到阳光和欢笑中,身在国外的同胞与祖国的亲人们心心相依!

接到消息后,为给捐赠的医疗物资物资提供便利,华夏航空向阳班组及地服相关工作人员立即与境内外海关、机场、重庆市慈善总会、沙坪坝区政府积极协调,为救援物资开辟绿色快速通道并免费运输,安排专人全程保障,确保救援物资能够快速通关,以最快速度送往医护人员手中。

允许发热病人离开武汉,负责武汉封城管控的相关责任人会否构成刑事犯罪?

该通告明确要求对因离汉通道管控滞留在武汉、生活存在困难的外地人员,由所在区政府及有关方面提供救助服务。滞留在汉外地人员面临住宿困难的,由所在区政府妥善安置,并提供食宿等基本生活保障。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在武汉女子监狱门口采访视频截图

执飞机长胡畔表示,当时情况紧急,了解到是捐赠给医院的医疗物资后,由于货舱装不下,正好有30名旅客取消行程,立即与相关工作人员沟通,在符合配载平衡、满足飞行条件的前提下,决定通知配载将余下的医疗物资放入客舱运回,并组织全体机组进行搬运安放,期间有不少旅客自发帮忙放置。

根据现有政策,在封城管控的情况下,服刑地与居住地不同的刑满释放人员刑期届满后出狱,究竟该如何安置?有无法律明确支持?如果无明确规定,制度设计上是否存在漏洞?

一箱箱的口罩寄托着老挝中国人的爱国心。受捐方表示,感谢老挝提供帮助的各位朋友,感谢华夏航空在运输过程中提供的全力支持,在关键时期体现了企业的社会责任与担当,感谢所有守卫祖国的无名英雄们,祝愿祖国尽快打赢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尽快恢复经济建设!

1月30日,华夏航空呼和浩特=赤峰G52857航班,保障呼和浩特当地医药企业运输捐赠给赤峰医院一次性医用口罩1万个。1月31日,华夏航空呼和浩特=二连浩特G52855航班,保障呼和浩特当地医药企业运输捐赠给二连浩特市红十字会一次性医用口罩2000个。1月31日,华夏航空乌兰浩特-阿尔山G54895航班,保障北京市运输捐赠给阿尔山航管办的防护费口罩多件。这些无不证实了人间处处有真情、大家众志成城抗疫情,我们相信在社会各界的通力协作下,最终我们会战胜疫情、迎接美好的春天!

就黄女士如何离开武汉这一焦点疑问,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曾于2月27日、2月28日分别联络湖北省司法厅、湖北省监狱管理局、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等相关部门,但对方相关人士并未正面回应,仅表示中央、湖北省、北京市会有调查结论。

同样发生在1月31日的G54306 廊曼-湛江航班上,有境外爱心团体赠送115箱物资(含口罩及防护服)给湛江地区相关医院,华夏航空积极协调机上可利用空间,顺利将物资运抵湛江。

据北京通报,黄女士在武汉时于2月18日开始间断性发热5天,2月22日凌晨2时到达北京,2月24日确诊。如此说来,2月18日出狱后她尚在武汉,但已经发热。在此情况下,黄女士离汉是否违规?如果违规,会否构成刑事责任?

此外,另有长江日报、湖北省蕲春县公安局官方微信“艾都警事”等媒体,发表了武汉法院方面帮助刑满释放人员离开武汉回家的报道。不过,这些报道的原始文章,目前已经无法找到。

与此同时,27日下午,北京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上,北京市政府副秘书长陈蓓特别强调,目前在湖北出差和探亲的人员,一律不返京,现在在湖北没有返京的人员,一律不返京。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安排警车连夜护送回家外,该报道还提到了一个事件的细节值得注意——洪山区人民法院向辖区疫情防控指挥部报告后,协调落实了出入武汉通行证明。

在黄女士事件发生的第二天,即2月27日,武汉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第发布19号通告,有针对性地采取了相关管控措施。

湖北省监狱管理局门前小巷,停满了车辆。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2月28日摄。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黄女士离汉方式暂时不明,但近期这些刑满释放人员离开武汉,曾有法院方面向辖区疫情防控指挥部申请了出入武汉通行证,并由警车护送离开。

这篇报道称,2月13日,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一庭审结一起5名被告人刑期届满的二审案件,案件于当日宣判,被告人当日释放。2月14日凌晨,一审法院——武汉市洪山区人民法院安全将3名外地刑满释放人员护送到其户籍所在地社区,并与社区工作人员办理了交接手续,提示社区加强上述人员的隔离管理。

不少网友追逐黄女士个人身份、行程等情况,并不断报料,这种披露行为,会否构成侵犯当事人隐私权?在此事中,哪些信息属于她的隐私,哪些不属于她的隐私?

中国青年网的报道截图

黄女士的个人信息以及服刑的原因被披露出来,尚未构成侵犯其隐私权。因为这些有关黄女士的资料在裁判文书公开网上是可以查询到的,但是,公开黄女士的家庭住址等个人信息,则可能侵犯当事人隐私权。

2月13日晚上9时许,洪山区法院收到区疫情防控指挥部的通行证明后,立即安排两辆警车分两路护送3人回家。经过3小时左右的车程,2月14日零时许,法院干警将3人分别送到户籍所在地的社区并做好交接。3人万分感激,表示今后一定要改过自新、重新做人,再也不做违法犯罪的事情,并主动表示要参加到社区疫情防控工作中去,不辜负人民法院对他们的关心。

上述报道说,处理此事时,洪山区法院紧急向辖区疫情防控指挥部报告,协调落实出入武汉通行证明,同时与刑满释放人员户籍所在地社区取得联系,提前做好协调沟通对接。

来自北京市的通报称,黄女士是在2月18日开始间断性发热5天,伴咽部不适,当时居住地为武汉。黄女士2月22日凌晨2:00由其北京家属自驾车到京,经体温筛查后入住其家属所在的东城区新怡家园小区7号楼。家属向社区报告情况并服从统一安排,黄女士于2月22日20:10作为武汉进京人员被送至集中隔离点隔离观察。2月23日19:00因发热由急救车转运至东城区普仁医院发热门诊进行排查,2月24日被确认为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并转运至市级定点医院隔离治疗。

疫情就是命令,时间就是生命!据了解,华夏航空1月30日-31日期间提供绿色通道运送的抗疫医疗口罩近40万个,护目镜、温度计近千个、防护服近千套、检测试剂盒近50箱。公司通过积极协调客舱货舱空间,高效地保障境内外物资运输的运输。

资料显示,中国青年网是共青团中央主办的中央重点新闻网站。

●披露:刑满释放人员曾被法院警车护送回家,持有出入武汉通行证

●调查:近期离开武汉的刑满释放人员,并非黄女士一人

发热人员是禁止离开武汉的,黄女士在发热的情况下离开武汉,是拒绝执行疫情防控措施的行为。对于拒绝执行疫情防控措施,引起新型冠状病毒传播或者有传播严重危险的行为,依照《刑法》第三百三十条的规定,适用妨害传染病防治罪。

在间断性发烧的情况下,如果黄女士是被司法人员护送离汉,她本人是否不用承担法律责任?

●律师说法:当事人最高可被追究刑责,制度设计存有漏洞需要完善

据悉,该批物资于航班落地后,第一时间通过重庆市慈善总会免费捐赠给沙坪坝区人民政府、潼南区人民政府、渝北区金山医院。沙坪坝区区长及慈善总会负责人到现场迎接该批捐赠物资。

相关责任人会涉嫌构成刑事犯罪,在知道离开的人员是发热患者的情况下予以放行,主观上具有故意,对可能所造成的严重后果,持以听之任之的心态,造成新型冠状病毒传播,涉嫌“妨害传染病防治罪”。

此外,根据最高法、最高检、公安部、司法部《关于依法惩治妨害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违法犯罪的意见》规定,如果已确诊的新冠肺炎病人、病原携带者,或者新冠肺炎疑似病人主观上具有传播新冠肺炎病原体的故意,拒绝隔离治疗或者隔离期未满擅自脱离隔离治疗,进入公共场所或者公共交通工具,造成新型冠状病毒传播的后果。实践中,适用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定罪处罚。

该报道说,此次3名刑满释放人员在武汉市均无住所,其中1人家住80余公里外的汉川市,另外2人家住100余公里外的大冶市。因疫情防控交通管制其既不能自行返家,家属也无法来汉迎接,同时辖区各大宾馆均被征用或歇业,无法在辖区内安置。战“疫”特殊时期,为避免可能出现的人员健康风险,洪山区法院决定安排警车连夜护送3名刑满释放人员回家。

●“黄女士事件”暴露的出城漏洞,采取了相关管控措施

一篇发表于2月26日、注明来源为光明网的中国青年网报道《疫情阻击战中尽显司法担当 武汉法院保障外地刑满释放人员安全回家》就提及,有3人离开武汉。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检索发现,此次备受关注的黄女士并非武汉封城之后离开武汉的唯一一名刑满释放人员。